歡迎來到山東中牧飼料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足球单场胜平负奖金计算 | 聯系我們
----全國客服熱線----
400-6511-689
新聞中心
當前位置: 足球单场胜平负奖金计算 > 行業新聞

 中國正在加緊研發非洲豬瘟疫苗。4月25日,《自然》雜志官網在線發布一則報道稱,目前中國農業科學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正在研究一種非洲豬瘟減毒疫苗,多位專家表示,中國疫苗研發的“政治壓力很大”,給動物接種減毒疫苗存在一定風險,可能會導致非洲豬瘟慢性病毒的出現。也有專家警告稱,非洲豬瘟導致的豬短缺,可能危及全球血液稀釋劑——肝素的供給。

  該報道稱,哈爾濱獸醫研究所是中國為數不多的能夠處理細胞培養活病毒的機構之一,也是目前唯一有資格測試豬感染的機構。該研究所負責人步志高對《自然》表示,這些實驗對于疫苗研發至關重要,為了研發藥物和發展新的診斷技術,他們正在研究有天然免疫力的豬體內有什么物質,但他們會優先研究病毒傳播速度和疫苗,但他拒絕透露更多研究細節。

  香港城市大學流行病學專家Dirk Pfeiffer對《自然》新聞稱,他聽說哈爾濱獸醫研究所的研究者正在研究一種減毒疫苗,即用一種危害較小的病原體來引發免疫反應,而非用滅活的病毒或部分病毒。英國Pirbright研究所病毒學家Linda Dixon介紹,減毒疫苗的好處是它們比滅活苗更容易產生更強大、更持久的免疫反應。

  然而,Pfeiffer和Dixon擔心中國迅速研制出疫苗的政治壓力很大。“疫苗研發需要非常謹慎,”Pfeiffer對《自然》稱,使用活病毒制造減毒疫苗,存在著微生物可能在整個豬群中持續存在,并導致不可接受的不良反應的風險,“這有點像玩火(It is a bit like playing with fire)。”

  Dixon表示,需要監測疫苗是否能阻止病毒在宿主體內復制,如果不能阻止,接種疫苗的豬可能沒有任何癥狀,但仍可以感染未接種疫苗的動物。在上個世紀60年代,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大量動物就曾在田間試驗中接種了減毒疫苗,導致仍然具有傳染性的非洲豬瘟慢性病毒的出現。Dixon認為,成功研發出疫苗可能還需要幾年的時間。

  而由于沒有可用的疫苗或其他治療方法應對非瘟疫情,據《自然》報道,目前中國已有超過100萬頭生豬被宰殺。2018年10月,中國疫情暴發兩個月后,一項研究報告稱,已有大約10萬頭豬死亡,這就使中國經濟損失了2000萬美元。

  中國非洲豬瘟疫情的影響還在向其他領域蔓延。據《自然》報道,巴西里約熱內盧聯邦大學的分子生物學家PauloMourão警告,豬短缺也可能危及全球血液稀釋劑——肝素的供應。該藥物的有效成分從豬腸粘膜中提取,用于治療心臟病等疾病,而作為全球最大的生豬養殖國,中國肝素產量占全球產量的八成。非洲豬瘟“有可能導致肝素原料空前短缺”,他表示。

  《自然》稱,雖然目前中國政府表示疫情已經得到控制,然而一些研究人員仍持懷疑態度。Dixon稱,關于這種疾病在中國如何傳播,或控制措施的效果如何,幾乎看不到后續任何信息,她懷疑某些疫情可能沒有被發現。Pfeiffer則表示,中國有大約4.4億頭豬,按照非正式估計,感染非洲豬瘟病毒的生豬比例在10%到40%之間。

  2018年8月3日,遼寧沈陽暴發中國第一起非洲豬瘟疫情。隨后半年間,非洲豬瘟由北向南席卷大半個中國(參見財新周刊封面報道《豬瘟兇猛》)。

  進入4月以來,農業農村部新聞辦公室先后通報稱,新疆、西藏和海南多地先后暴發非洲豬瘟疫情。至此,除港澳臺地區外,全國31個省級行政區無一幸免,全部暴發非洲豬瘟疫情(參見財新網報道“非洲豬瘟進海南 中國內地31省(區)市無一幸免”)。據農業農村部數據,截至今年4月22日,我國共發生了129起非洲豬瘟疫情。目前,疫情累計捕殺生豬達到102萬頭。

  與此同時,非洲豬瘟疫情也正在歐洲、南亞等地區肆虐。據世界動物衛生組織數據,自2019年起,波蘭發生1起家豬和712起野豬共713起非洲豬瘟疫情,比利時發生385起野豬非洲豬瘟疫情,羅馬尼亞發生86起家豬和197起野豬共283起非洲豬瘟疫情,越南發生209起家豬非洲豬瘟疫情。

  阻止流行性傳染病擴散的最佳途徑之一是接種有效疫苗,但面對養豬業“頭號殺手”非洲豬瘟,迄今全球還沒有能對付它的有效疫苗。在中國,多家研究機構正全力以赴進行疫苗研發。但多位專家對財新記者表示,離疫苗研發成功還有很長距離(參見財新周刊報道《攻堅非洲豬瘟疫苗》)。

  疫苗研發進展緩慢,是因為非洲豬瘟病毒本身結構復雜,具有多種免疫逃逸機制,找到能作為疫苗成分的“抗原”并不容易;科學家對用非洲豬瘟毒株激發?;ば悅庖叻從Φ木嚀寤?,尚不了解。

  非洲豬瘟病毒是一種雙鏈大DNA單基因病毒,基因組長度約為170-190kb(千堿基),是口蹄疫病毒基因組的24倍,古典豬瘟病毒的15倍。此外,它具有復雜的基因結構,可編碼150-200種蛋白。相比而言,流感病毒甲、乙型毒株基因組僅分別可編碼十多種蛋白??殺嗦氳牡鞍自蕉?,疫苗研制越復雜。最早確診沈陽沈北新區疫情的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軍事獸醫研究所扈榮良教授對財新記者介紹,非洲豬瘟病毒編碼的100多個蛋白質中,結構蛋白大概有50多個,參與病毒復制的蛋白大約為30個,不清楚哪些蛋白與免疫?;は喙?,單個蛋白的功能也不清楚。“現在還有好多蛋白可能跟毒力基因有關聯,沒有搞清楚。”他介紹,“這時候疫苗做出來,如果病毒出現變異,有可能集中的爆發疫情。”

  “非洲豬瘟病毒是最大的病毒之一,結構復雜,我不認為短期內能有疫苗研制出來。”Dirk Pfeiffer對財新記者表示。

  除了結構復雜,資料顯示,目前世界范圍內非洲豬瘟病毒有24種基因型,它直接入侵宿主免疫細胞,主要攻擊豬體內包括巨噬細胞在內的抗原呈遞細胞(APC),且有著多樣、復雜的免疫逃逸機制。扈榮良介紹,非洲豬瘟病毒的毒力基因、免疫抑制基因等都和別的豬瘟病毒不一樣,其多層囊膜主要來自宿主細胞,?;に皇芩拗髏庖呦低車募嗍?,病毒的基因組里有些基因可逃避、抑制和破壞宿主的免疫系統直至崩潰。

  非洲豬瘟病毒另一個令疫苗研發者頭疼的特性是,它似乎不會誘發產生中和抗體。中和抗體是指當病原微生物侵入機體時,需要依靠病原體自身表達的特定分子與細胞上的受體結合,才能感染細胞并進一步擴增,而此時B淋巴細胞產生的某些抗體能夠與病原微生物表面的抗原結合,發生免疫效應(特異性反應)阻止病原微生物黏附靶細胞受體。病毒侵入人體之后,免疫細胞把中和蛋白分泌到血液里,與病毒顆粒結合,從而把病毒“中和”掉。

  “到目前為止,我們沒有發現非洲豬瘟病毒中有任何能誘導中和作用的蛋白。”世界動物衛生組織非洲豬瘟病毒研究實驗室主任、西班牙馬德里康普頓斯大學獸醫衛生監測中心教授何塞·桑切斯·比斯凱諾(José Sanchez-Vizcaino)向財新記者說:“我們和病毒之間仍有很多鴻溝”。據他介紹,在非洲豬瘟病毒可編碼的蛋白中,科學家已經大致了解了至少100種核心蛋白的功能,其中一些誘導產生了大量的抗體,它們都具有很強的抗原性,但沒有發生中和反應。一般來說,當動物感染上病毒,即使動物死亡也會誘發中和反應,但ASF病豬身上卻從來沒有發生過中和反應。

  非瘟減毒疫苗曾在葡萄牙和西班牙造成災難性后果。據文獻記載,上世紀60年代,兩國進行傳代弱毒苗田間試驗中,免疫后的許多豬出現肺炎、運動障礙、皮膚潰瘍、流產甚至死亡,同時出現大量病毒攜帶豬。特別是在葡萄牙,55萬只豬免疫后有12.8684萬只出現嚴重的免疫副反應。隨后出現的非洲豬瘟疫情中分離的弱毒株也很有可能來自此次疫苗接種。比斯凱諾介紹說,多年前,歐洲曾做出多個非洲豬瘟原型疫苗,并在葡萄牙開展田間應用,證明有一定?;ぷ饔?,但也產生了嚴重副作用。后來又有一位西班牙人也做出了一種疫苗,結果與葡萄牙類似。“自那以后,人們決定在對病毒有更多了解之前,先停止做任何的疫苗研究”。直到大概15年前,一些歐洲團隊才再次致力于疫苗研發。

  由于對非洲豬瘟病毒的蛋白功能及有效抗原的認識甚少,美國堪薩斯州立大學獸醫診斷學系病理生物學特聘教授、國土安全部新興和人畜共患病卓越研究中心主任尤爾根·瑞科特(Jürgen A. Richt)博士在2018年12月南京南農中美豬業高峰論壇上感慨稱,通過疫苗減輕病毒毒力的思路,就好比是“人在黑夜中開槍打靶”。

友情鏈接:  菌草  足球单场胜平负奖金计算  生物能源產業